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风廉政建设网
站内搜索:
 首 页 | 部门介绍 | 工作一览 | 政策法规 | 学习园地 | 廉政文化 | 警钟长鸣 | 下载专区 | 专题学习 
廉政文化
廉政风范
廉政作品
廉政视频
域外采风
 
 
域外采风
当前位置: 首 页 > 廉政文化 > 域外采风 > 正文
 
香港廉政公署:反贪倡廉四十年(上)
2015-10-29 10:07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口号:“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

 

 

 

这个ICAC,就是蜚声中外的香港反贪机构——廉政公署。

 

2014年2月15日,廉政公署迎来成立40周年,这是令香港人颇为自豪的事情。40年的反贪倡廉,廉政公署成功帮助香港从一个贪腐猖獗的城市转变为全球最清廉的城市之一,并形成了全社会对贪腐零容忍的共识。这是廉政公署的功绩,更是香港在经济腾飞的同时,完成社会在文明进程中的成熟。完成这样的转变,廉政公署居功至伟。

 

 

 

当前,内地的反腐倡廉工作正在向纵深推进,通过制度将权力关进笼子里,成为自上而下的共识。正是在制度建设方面,香港的成功经验足以为我们提供可贵借鉴。.

香港廉政公署:反贪倡廉四十年(上) 

 

独立性帮助廉政公署在较短时间内赢得了社会信任 

 

廉政公署的英文全称是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其核心是第一个词Independent。 

在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之前,香港也没有停止反腐败,也有相关法令,但反腐败却是越反越腐。在那个年代,各行各业几乎都有腐败行为,做生意警察要收保护费,去医院看病医务人员要收茶钱,甚至发生了火灾后消防队也要先收所谓“开喉费”,不给钱就不开水龙头救火。百姓可谓怨声载道,各界有识之士也积极呼吁反腐败。当时的港英当局也逐渐意识到,反腐败事关香港稳定,如果因腐败而丧失了民众的信任,政府便无法在香港实施管治。 

1973年,时任总督麦理浩决心采取反腐败行动。他委任香港最高法院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一个委员会,彻查香港警察九龙总警司葛柏因贪腐接受调查期间出逃的事件,这起案件在当时影响巨大,一度引起香港市民大规模游行示威。百里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提交了一份长达88页的报告,人称《百里渠报告》。在报告中,百里渠明确指出,葛柏的贪污受贿行为,其实早就是警察系统人人皆知的秘密,葛柏案立案已有两年,但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关键原因就是查办葛柏的反贪部门隶属于警察部门,无法独立侦查。此外,报告书明确批评政府部门贪污问题普遍,警务处反贪部门本身也有贪污嫌疑,导致市民对港府失去信心。他在报告中强调:“有识之士一般认为除非反贪部能脱离警方独立,否则大众永不会相信政府确实有心扑灭贪污。” 

1973年10月17日,麦里浩提请立法局同意建立一个专责而独立的肃贪机构。1974年2月15日,依据《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香港廉政公署正式成立。廉政专员由总督委派,直属于香港总督,并且对总督负责,其他任何机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廉政专员的工作。 

廉政公署拥有独立的财政预算和人事权,独立的调查和拘捕权。不隶属于任何政府部门。廉政公署人员主要是独立的合约雇员,而非政府公务员。为了保持独立性,廉政公署从社会上招募了大批新人,伦敦方面也派来警力支持。 

独立性帮助廉政公署在较短时间内赢得了社会信任。 

大规模的肃贪风暴使人们感受到廉政公署的威力 

 

廉政公署成立后,就以万众瞩目的葛柏案作为开门第一案。葛柏的涉案金额有430多万元港币,但廉政公署从尽快将他从英国引渡回香港考虑,只选择了英国法院认可的两项罪名,从而在短短数月内将葛柏押回香港。最终,香港法庭判定葛柏被指控的一项串谋受贿罪和一项受贿罪成立,入狱四年。 

 

葛柏的贪污账本

虽然市民和媒体多认为对葛柏判刑太轻,但将一个贪污的英籍高级警司投入监狱,是廉政公署成立初期成功办理的、最具影响力的大案。 

葛柏案审理后,廉政公署随即开始了一场空前的廉政风暴,将矛头对准香港警察。虽然贪腐之风弥漫在多个政府部门,但香港警察最为严重且最受社会关注。在廉政公署成立时接到的全部投诉中,与政府部门相关的,占整个投诉的86%,其中投诉警察贪污的即占45%。 

1976年5月,在油麻地果栏一带查获的一起毒品案中,廉政公署发现了大批警员集体贪污的线索,随即展开了深入调查。1977年9月19日凌晨,廉政公署派出了五十多个行动小队,采取大规模抓捕行动。这次行动中,有87名涉嫌受贿的警务人员被拘捕。最终,这一案件中有260多人被逮捕。 

如此大规模的肃贪,使香港警察人人自危。一时间,任何一个警察都有可能被请去廉政公署喝咖啡,都可能被廉政公署敲门抓走。面对这样一种无形的压力,一场冲突在悄悄酝酿。 

1977年10月28日,数以千计的警务人员及家属在香港警察总部聚集,一路游行至廉政公署所在地,将廉政公署包围,有近百名情绪激动的警察还冲进了廉政公署,发生了香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警廉冲突。冲突中,廉政公署办公场地被砸,多人受伤。 

在这样的局面下,时任港督麦理浩为了维持稳定和港府管治,最后决定让步。1977年11月5日,他颁布了局部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被审问、正被通缉、身在海外、犯了严重贪污罪行以及港督同意必须调查的人士之外,任何公职人员在1977年1月1日前的贪污罪行,一律不予追究。 

特赦令颁布的第三天,麦理浩向立法局强调有关特赦令只此一次,此后不会再做出任何让步,同时,立法局又修改《警队条例》,授予警务处处长权力,可即时开除任何不服从警队命令的警务人员。警察系统的贪腐之风从此开始逐步好转。 

这次特赦化解了危机,但对廉政公署工作是个不小的打击。时至今日,关于这次特赦的是非对错仍存争议。不过,警廉冲突让人们深切感受到了廉政公署办案的威力。 

独立性保证廉政公署官员办案时无所畏惧 

 

现任廉政专员白韫六说,廉政公署有一种精神就是“无畏无惧”,廉政公署从不因为一个调查对象官位有多高,生意有多大,就有所畏惧。 

2012年,香港特区政府官职仅次于特首的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以及家族财富名列香港第三的郭氏家族新鸿基地产的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兄弟被请到廉政公署饮咖啡,不久即被廉政公署以涉嫌串谋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八项罪名落案起诉。 

廉政公署指控许仕仁在2000年至2009年出任政务司司长、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西九计划督导委员会主席及积金局行政总监期间,涉嫌有系统地接受新鸿基地产的利益,包括免租入住位于香港礼顿山的豪宅及获得银行巨额透支户口。许仕仁与郭氏兄弟涉嫌的金额近4000万元港币。目前,这件涉及香港商政两界高官富贾、震惊香港社会的案件仍在审理之中。 

许仕仁目前是廉政公署检控的最高级政府官员,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纪录并非没有被打破的可能。香港回归后,社会普遍对政府给予了更高的期许,同时也要求在更大程度上监督政府。人们希望廉政公署的调查能涵盖所有人,包括曾经不受廉政公署监管的香港特区政府最高官员——行政长官。  

 

许仕仁

2008年,香港立法会通过了对《防止贿赂条例》修订,赋予香港廉政公署新的调查权力,将原来不受规管的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纳入条例规管的主要范畴,包括索取及接受利益,以及拥有来历不明的财产等行为。 

原来只对港督负责而不可以调查港督的廉政公署,回归之后可以调查自己的直接上司行政长官,所产生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根据香港特区基本法中的规定,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形,廉政公署的调查就要向律政司司长报告。律政司司长根据廉政公署调查的情况,向立法会通报。在这样的设计之下,涉及行政长官的案件,廉政公署不会向特首报告。 

2013年8月,时任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薛伟成透露,对前任特首曾荫权因公款入住超标准豪华酒店、搭乘富商私人飞机和游艇、不当接受馈赠等行为已展开调查。(中国纪检监察报)  

学校地址:中国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1号 邮编:300384 电话:0086-22-60215678 传真:0086-22-60215555
津ICP备05003119号备0064号